欢迎访问甘肃锐城律师事务所!

甘肃省文化产业法学研究会
咨询电话:0931-4630937

法律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法律动态

【刑事实务】胁迫强奸不必当场强制,受胁迫后应邀发生性关系也可以构成强奸罪

作者: 来源: 更新于:2020-3-16 阅读:

胁迫强奸不必当场强制,受胁迫后应邀发生性关系也可以构成强奸罪

刑法分则中有多种具体罪名在进行规定时出现了“胁迫”一词,包括强奸罪,强制猥亵罪,拐卖妇女、儿童罪,抢劫罪等。

第二百三十六条 【强奸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
第二百六十三条 【抢劫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

在不同的犯罪中“胁迫”具有不同的内容。例如:强奸罪中的“胁迫”一般理解为“对被害妇女进行威胁、恫吓,达到精神上的强制,使妇女不敢反抗的手段”;抢劫罪中的“胁迫”一般理解为“以当场立即使用暴力相威胁,使被害人产生恐惧心理因而不敢反抗的行为”(张明楷《刑法学》)。

同为“胁迫”,在这两种不同犯罪中做出的解释是不同的,抢劫罪中“胁迫”的程度和紧迫性明显强于强奸罪中的“胁迫”。因为,如果像解释抢劫罪中的“胁迫”那样解释强奸罪中的“胁迫”,那么像以揭发隐私相要挟违背妇女意志而实施的强奸行为,就不可能成立强奸罪,这样就会使值得科处刑罚的行为置于刑法规制之外,不利于保护妇女的权益。(张明楷《刑法分则的解释原理》)

得知自己妻子与他人通奸,胁迫他人妻子要求“补偿”,后在约定时间约定地点发生性关系

案号: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06)石刑初字第164号,案例编写人:李子文(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载《人民法院案例选》

一、案情:

2006年7月13日,被告人韩自华得知其妻吕某某与被害人杨某某的丈夫陆某某发生性关系后,遂与其妻商量让被害人杨某某与韩自华发生一次性关系以“补偿”。于是在当日上午,韩自华及其妻喊杨某某到自己家中,韩欲与杨某某发生性关系,遭到杨某某的反抗而未得逞。韩提出若不答应,则要叫人来打陆某某。当日下午2时许,杨某某来韩家中商量解决办法,韩再次提出:让杨某某陪他发生一次性关系来“补偿”,否则就要找人打陆某某,让其家破人亡。吕某某也从中做杨的工作,且答应此事不让其他人知道,杨某某为了维护家人安全不得不答应其条件。当日下午,韩自华携带镰刀到跳神凹(地名)的地里等候在此施肥的杨某某,将杨某某叫到事先铺好蒿枝的包谷地中发生了性关系。杨某某于次日下午向公安机关报案。
  
被告人韩自华辩称:我没有胁迫、强迫,是她来喊我去的,地点也是她定的,她是自行同意的,请法庭从轻处理。其辩护人提出:公诉机关指控韩自华以“胁迫的手段强行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依法不能成立。本案韩自华与杨某某发生性行为的过程中,既没有违背过杨某某的意志,也没有任何强迫其就范的行为。韩自华没有胁迫、强迫被害人,被害人是自愿的,被害人对其性权利有充分的处分权,双方属于典型的通奸行为。
12

上篇:

下篇:

政策法规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资料下载

© 2016-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甘肃锐城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陇ICP备16001503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115_115px;
115_115px;